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附身

章节目录 附身(25)道歉

    【附身】二十五道歉

    2019年10月29日

    站在医院大门等着刘姊,虽然已经是九月,但接近中午时分还是很热,我站在一根柱子后面,利用阴影躲太阳。

    此时,一台白色的宾士glk休旅车缓缓驶来,停在大门口,车上看起来是一男一女,女的似乎蛮漂亮,但前档隔热纸反光,看不太清楚她的脸,反正闲着无聊,我就偷偷看着他们在干嘛。

    只见驾驶座的男生把头转向女生,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女生却兀自地坐着没有回应;男生伸出双手扶住女生的肩膀转向自己,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女生才慢慢靠近他,快速地亲了一下,就准备开门下车。

    只见那男的突然抱住女生,把她压向座椅,深深地吻着,女生一开始还不断挣扎,过了一会儿却慢慢抱住男生的脖子,热情地回应着。

    「切!医院门口欸!是有没有这么依依不舍啊!」我在心里面念着。

    两人吻了大概1分钟,女生才推开男生,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开门下车,嘿嘿!可以看到那女生的真面目了,说不定是个正妹哦!

    女生一下车,我立刻躲到柱子后面去,只敢露出一只眼睛偷看。

    「筱筱彤?」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因为她的老公阿凯开的不是宾士车,而且,那男的也绝对不是他!

    车内的男生对着筱彤挥挥手道别,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筱彤却只是似笑非笑地点了一下头,就走进了医院,和刚刚车内的热情有高度的反差。

    天哪!我到底看到什么了?林筱彤?是小芊的闺蜜林筱彤?是那个精明干练、率性豪迈又高冷的林筱彤?是那个对其他男人不屑一顾的林筱彤?

    我闭上眼用力摇了摇头,不可能!这不可能!

    「哇啊!」突然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吓得我大声叫出来,还往前跳了三步。

    「吓死人了!阿昇!你叫那么大声干嘛?」原来是刘姊。

    「呼刘姊您您怎么会从那边来?」

    「我也不想,但那个计程车司机路不熟,把我载到另一栋楼去,我只好走过来了不过」刘姊用神秘的微笑看着我说,「你躲在柱子后面鬼鬼祟祟的是想干嘛?」

    「没没啊!就躲太阳!」我说。

    「是吗?」刘姊看来不太相信。

    「真的啦对了!刘姊我带你去吃饭吧!这里的美食街不错喔!」我赶紧岔开话题。

    「嗯,走吧。」

    吃饭的时候,我和刘姊聊着下午的事情,果然,上次刘姊在房间里面帮阿威护住元神用的果然是那个方法,刘姊说当时阿威处于昏迷状态,要把他的阴茎弄大花了不少力气,我们后来进去才会看到刘姊满身是汗,刘姊也说希望今天可以顺利点。

    虽然我深入她这么多次,深谈倒是头一次,没想到慈祥和蔼又飘着仙气的刘姊其实很平易近人,几个有趣的话题把她逗笑的时候,那美丽的表情我都不小心看呆了。

    我问刘姊为何要这么辛苦,虽然是帮助人,但这过程毕竟还是刘姊说一方面是做善事,一方面还能保持自己的年轻美丽,算是双赢吧!

    我也第一次知道刘姊的名字,原来她叫做刘淑婉,要我以后直接称呼她淑婉姊就好,刘姊刘姊的把她都叫老了。

    「刘淑婉姊,你吃饱了吗?」

    「嗯,可以了。」

    「但你才吃了一碗小鲁肉饭耶。」

    「别忘了我等一下要干嘛,吃这么饱我怎么做?」淑婉姊白了我一眼,连上带着红晕。

    「对对吼那等一下我要做什么?」

    「在外面帮我顾门。」

    「就这样?」

    「不然呢?还是你代替我?」淑婉姊俏皮地笑着调侃我。

    「呃好啦!我在外面顾门就是了。」我摸摸自己的屁股,抖了一下。

    我们一边谈笑,一边走到了阿和的病房,「叩叩!」「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年轻女生的声音。

    一推门进去我就呆住了,里面除了阿和和他母亲之外,还有一个女人。

    「筱彤?!」「逸昇?!,怎么是你?」「呃那你怎么又会在这?」我和她都惊呆了。

    十分钟后,淑婉姊开始在房里作法。

    阿和的母亲去了医院附设的佛堂念经祈福,只剩我和筱彤坐在房门口的椅子上,彼此都没有说话。

    「原来你就是张先生。」筱彤率先打破沉默。

    「嗯是啊那你?」我说。

    「哦,阿和是我表弟,我今天是来探病的。」筱彤说。

    「世界还真小啊」

    「是啊我姑姑一直说有个张先生可以帮他,没想到竟然是你。」

    「我也没想到阿和居然是你表弟」

    「逸昇我听说这件事情和小芊有关?」

    「啊?」

    「逸昇,你不要再瞒我了,我已经去探听过了,阿和是在你们住的那栋大楼当保全。」

    「然后呢?这只是巧合吧。」我继续装傻着。

    「逸昇你不要再瞒我了,阿和阿和的手机里面都是小芊的照片」

    「筱彤,我老婆很漂亮,被人家仰慕偷拍也是很正常的吧?有照片就代表和小芊有关?」我语气有点激动。

    「逸昇,阿和都告诉我了。」

    「他都告诉你了?这家伙」我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筱彤轻轻用手压住我的拳头,温柔地说:「逸昇,你不要怪他,是我逼问他的。」

    「他跟你说了什么?」我冷冷地问着。

    「他都说了但这段时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你毕竟小芊和他唉!」筱彤顿了顿,又接着说:「但是他并没告诉我那个说要帮他的张先生是你,再来就是过程,让我有点想不透。」

    「然后呢?」

    「既然今天遇见你了,我才下定决心开口问你小芊最近还好吗?」筱彤嗫嚅地问着。

    「不好。」

    「她生病吗?住在哪里我能」

    「不能,你顾好自己和你表弟就好!对了!请你把那手机里面照片全部都删除。」

    我回想起刚刚在医院门口看到的画面,不带感情地打断她。

    「逸昇」

    「筱彤,别说了。」我抓开她的手,「我们会自己处理好,至于之后你和小芊能不能继续当姊妹,你们自己去处理,我不会管。」

    「再来,我也希望你能自爱点,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我会帮阿和保住一条小命,但请你暂时不要来打扰我们。」

    筱彤正想继续说下去,病房的门却突然开了。

    「刘姊!我弟他」筱彤急忙站起来握着刘姊的手问着。

    「林小姐,你不用担心,他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不过要恢复之前的状况不容易就是了,他的七魄几乎被吸收殆尽,以后身体状况会不太好,难以复原。」

    我之前听淑婉姐说过,三魂掌管意识,七魄掌管躯壳,看来阿和以后只能体虚一辈子了。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

    #35831;

    「那」筱彤焦急地问着。

    「好消息是他的三魂损害不严重,我已经帮他顾好元神,他的意识基本上还能保持正常,只是以后反应可能会比较慢,这要注意。」

    「谢谢您刘姊!谢谢!」筱彤感激地说着,虽然表弟以后做不了什么大事,至少还能自理生活,已经比预期的还要好了。

    「刘姊,我能单独和您谈谈吗?」筱彤问。

    「嗯。」

    大概过了10分钟,筱彤和刘姊一起出了病房,刘姊看着我说:「阿昇啊」

    「嗯,淑婉姊请说。」

    「我要回家一趟,明天才能上山,等一下你载林小姊去师父那里,晚上再送她回家。」

    「呃淑婉姊,可是我刚刚已经跟她说」

    「我知道,但我晚上真的有事情,我已经拜托林小姊帮忙弄晚餐,你不带她上去,师父要吃什么?」

    「这」淑婉姊这理由我还真的无法拒绝,虽然明知道是她们串好的。

    看在淑婉姊的面子上,最后我还是开车载着筱彤往山上去了,到了那里已经是下午3点多,筱彤帮着我把东西卸下来,然后一起到我房间里坐着。

    我开了冷气、锁了门,确认窗户有关紧,拉上窗帘,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被其他人看到,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这里没有椅子,可能要请你跟我一起坐床上了。」我说。

    「好,没关系。」

    我和筱彤并肩坐在床尾,气氛有点尴尬,空气彷佛凝结一般。

    「逸昇那个」还是筱彤率先打破沉默,「可以拜托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芊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拜托你让我知道,好吗?」

    「唉」我叹了一口气,好吧!想知道就告诉你吧!

    于是我从出差那天开始,一路把所有的事情通通告诉了筱彤,包含那些淫荡不堪的影片,还有阿和被吸乾的实况转播。

    筱彤虽然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但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她哪里见过,只见她一会儿脸上透着红晕,一会儿摀住嘴巴掩饰她的惊讶,最后,她低头沉默不语。

    「逸昇你是说小芊她现在」

    「嗯。」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16:20了,又到了赵师父和徒弟们作法的时间,我打开电视,里面是小芊正独自在房间沉睡的画面。

    简单说明一下,「补阳」一天有四次,分别是6:00、11:00、16:30和21:00,赵师父和弟子们作法之后,会去用餐,接着便到各自房间内养元,为下一次做准备,他们也不是每次都会全上,毕竟一天4次是很累的。

    过了几分钟,画面上出现师徒三人的身影,一如往常由赵师父先开始,射精后由弟子接手,阿成衣服没脱,看起来这一阶段他要跳过了。

    筱彤看着画面上被奸淫着的老婆,一手摀着嘴,一手紧抓我的手臂,不可置信地说:「逸昇你说小芊一天要被这样4次?」

    我看着脸泛潮红的筱彤,给她肯定的答桉。

    「这天哪!小芊怎么会」

    「是啊!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生气了吧小芊已经这样了,还被你表弟这样威胁」我幽幽地说着。

    「筱彤抱歉,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你正好承受了我的脾气。」

    筱彤眼眶泛红,用手抱住我说:「不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代替我表弟跟你道歉」

    「筱彤既然把话说开了,我也有事情想问你。」我轻声说着。

    「嗯」

    「今天载你来医院的是谁?」

    「啊!你看到了?」筱彤放开我,有点惊恐地问着。

    「嗯,我全部都看到了,你和阿凯怎么了吗?你怎么会」

    「逸昇!我我没办法告诉你」筱彤眼眶泛红,紧咬着下唇。

    不愧是筱彤,即使被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如此冷静,不像一般女人那样惊慌。

    「逸昇,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有苦衷的。」筱彤抓住我的手腕,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最近发生好多事情我真的很乱也很无助」筱彤幽幽地说。

    我抽了几张面纸给她,轻轻地拍着她说:「筱彤,没事,我我只是希望你能处理好,我不会跟别人提的,你放心。」

    「逸昇你的肩膀可以借我一下吗?」筱彤闭上眼睛抱住我,整个人靠在我怀里。

    平常那个精明干练、行事豪爽的筱彤已经没了踪影,现在的她,就只是一个无助的女人。

    也是,最近真的发生太多事了,而且都是无法和别人倾诉的事情,我还有刘姊跟小雨能帮我转移注意力,但筱彤我完全能理解她的无助。

    她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短袖连身v领长裙,长长的头发盖在她的肩膀上,非常美丽,从我的角度往下看,她穿着半罩杯内衣的胸部和乳沟,完整地呈现在我眼前。

    我温柔轻抚她美丽的背部,要她别怕、有我在、我会陪她,一抬头看见电视上小芊正被男人奸淫着,而她的闺蜜此刻正在我怀里哭泣,我的下体不受控制地起了反应。

    欸不行啊!不能这样!这是我老婆的闺蜜!是阿凯的老婆!我不能起邪念!为了避免失态,我决定把筱彤推开,但此时我的裤档上却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是筱彤在摸我的老二!

    筱彤没有抬头,只是用手轻轻地在我裤裆上来回抚摸着:「你也忍很久了吧」

    「呃还还好筱彤你」我总不能说我早上才跟小雨做过吧?

    「嘘」筱彤抬起头,对我比了个别说话的手势,又重新低下头拉开我裤头和拉链,直接掏出我早已硬挺的老二,一口含下去。

    「喔喔!」还好我早上已经射过一次,不然这一下可能真的会让我直接缴械。

    筱彤的口技只能算中等,但她每次都含到最深处,然后再吐出来,这体验是我从未尝过的,但比起被口交的感觉,更让我刺激的应该是筱彤的身分。

    虽然我已经看过很多次筱彤的胸部,也曾经偷偷幻想着和她做爱,但朋友妻不可戏,我从未想过真的对筱彤做什么,但她现在居然主动帮我口交!这是梦吗?

    「唔啧剥!」我靠!筱彤吐出我龟头的时候居然还会发出「剥!」的声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招。

    她一边吸着我的阴茎,我也一边抚摸着她的背,此时筱彤伸出一只手到背后,拉下了裙子的拉链,再解开自己内衣的扣子,让我直接能摸到她白嫩的皮肤,事到如今我也不再客气,大胆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ldsports app下载     突然,筱彤站了起来,主动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包含她的内裤,那有如刘诗诗的脸蛋、至少168公分的身材,胸部目测至少c罩杯,却没有下垂,虽然生过2个小孩,但除了有一点点小腹之外,身上的线条和小芊比起来毫不逊色,细腰、丰臀,骨盆却

    不会过宽,这少妇的气味让我整个人快要意识模煳了。

    「逸昇。」筱彤的声音把我从痴呆中拉了回来,「你不脱吗?」这刘诗不对,这林筱彤果真是率性豪迈、不拖泥带水,连做爱也是。

    既然你这么乾脆,我也不罗嗦了!我快速地把自己给剥光躺在床上,筱彤也爬上床,跪在我的肩膀右侧。

    筱彤弯下腰,把嘴巴贴在我的耳边,长长的头发散落在我的脸颊,有点痒、又带着一点刺激,右手不断套弄着我的阴茎。

    「今天,就当作是对你的道歉,好吗?」

    「好」我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