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禁锢的爱情

章节目录 禁锢的爱情 上部:迷失(25)

    2019年10月29日

    25·沈婷的误解

    电脑打开之后,沈婷直接登录了他的直播间,这个时候沈舒扬正坐在电脑前唱

    着一首陈奕迅的歌曲,可是当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发现男孩右侧的脸颊上有一处很

    明显的擦伤,并且伴有肿胀,就连他的嘴角和下巴处,也稍稍的破了皮。

    之前在学校门口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这才不过1个半小时,怎么这会儿

    他就变成了这幅模样,难道是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又或者和人在外边打架了?

    一时间,沈婷心里很是担心,她知道这个男孩性格有些冲动,一言不合容易和

    人发生矛盾。

    随后,她立刻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准备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就在她

    打完一段字准备发送过去的时候,沈婷突然意识到这样做有些不妥,男孩肯定会在

    心里疑惑自己是怎么知道他脸上受伤的,倘若用这种方式来反问她,她应该如何作

    答?

    这个问题难住了她,可是不问的话,她的心里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微信中没法去问,沈婷干脆就在直播间里私聊了他,问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短短不到1分钟,沈舒扬那边就回复了私信,告诉她,自己这里下了雨,晚上骑自

    行车回去的时候因为路上滑,不小心摔了一跤,磕伤了脸。

    知道了原因,不是和别人打架有关,沈婷紧张的情绪落了下来,可是看着男孩

    脸上的那些伤痕,磕的又肿又紫,她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的心疼,这种感觉

    很不好受,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亲人受伤一样。

    不可否认,最近这段期间,她和沈舒扬在一起接触的确很频繁,男孩每次下午

    上完课都会来画室找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相处的久了,师生之间的感情自然也

    就增进了不少。

    可是不知道为何,每当沈婷看到他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联想起那晚自己趴在

    电脑前做的那个春梦,虽说只是一个梦,可是这个梦让她觉得极为羞耻,甚至是在

    心中反复的鄙视自己,因为在梦中她梦到了自己和沈舒扬抱在一起做爱。

    做春梦的情况但凡是人,就都会有过,沈婷作为一个成年女性,偶尔做一回春

    梦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在她觉得,即便做梦也应该梦到的是自己的老公,

    又或者自己喜欢的男星偶像才对,可是为什么会单单在春梦中梦到他呢?

    他是谁,自己的一个学生而已,论身份她是他的老师,是他的长辈,年龄更是

    比他大出10来岁,完全不可能扯在一起的两个人,她不认为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能发生什么,可是偏偏就在梦里遇到了他,这让沈婷有点想不通。

    因为对她而言,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是自己的老公,除了老公之外,她不会对任

    何男人有那方面的心思,她只是觉得这个小男孩身世可怜而已,所以才会时常的想

    起来。

    记得在梦中,男孩像一头饿狼似的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亲吻着她的身体。她想反抗,可是男孩很凶,把她牢牢的按在桌子上,用下面那根

    粗大的男性生殖器捅入了她的身体,在她小穴中尽情的抽插。

    即便时隔多日,可是那个梦依然在脑海中印象深刻,深刻到很多性爱过程的细

    节她都还记得很清楚,感觉着就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她甚至还在梦中被这个

    男孩干出了高潮。

    等沈婷醒来之后,意识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才算是松了口气,可是当她去

    卫生间小解脱下底裤的那一刻,看到自己下面小穴位置已经湿成了一片汪洋。

    那一晚,这个梦把沈婷折磨的一整夜都没有睡好觉………

    每每想着这段往事,沈婷都会觉得害羞脸红,自责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荒唐

    可笑的梦境,实在是很不应该,可是梦终究是梦,并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除了

    无奈,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时,沈舒扬那边再次发来了想要加她好友的私信,不过沈婷没有再继续理他,

    只是坐在电脑前,默默的看着他唱歌,弹吉他……

    隔日下午,沈舒扬向往常一样,照常来到了她的画室,相比于昨天,他脸上的

    肿胀程度倒是下去了一些,可是擦伤的伤痕仍旧还是比较明显,沈婷假装成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再次的问了他,「沈舒扬,你的脸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下雨路滑,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一跤。」

    沈舒扬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冲沈婷尴尬的傻笑着…

    「你看看你的脸都磕成什么了,还在那笑,很好笑是吗?」

    看到男孩嘻嘻哈哈,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沈婷心里有些气,就没有给他好脸

    色,因为她觉得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

    「这次只是摔倒磕伤了脸疼几下,你不把它当回事,可倘若下次在路上你还是

    这么大意,出了别的意外你说说怎么办?」

    「下次不回了,下次我一定会小心的。」

    沈舒扬没想到沈婷会突然冲自己发脾气,不敢再继续笑了。

    「晚上天黑,我记得去往城中村的有一段路连路灯都没有,来来往往的车还比

    较多,以后再回去的时候你可千万记得小心一点,看着路,尤其是向昨晚的那种下

    雨天,不要慌走慢点,哪怕回去的晚一点也无所谓,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对不起,沈老师。」

    「你向我道什么歉,我这样说你只是在替你的家人担心,得亏你的爷爷奶奶没

    在身边,要是让他们知道你脸伤成这样,你想想他们的心里得多心疼呀,你大了,

    要懂得爱护自己的身体,这样才是对家人的负责。」

    沈婷摆出一副老师的口吻,认真的训斥着他,什么注意安全,路上小心这类的

    话她整整说了好几分钟,沈舒扬没想到沈婷看到自己受伤后会出现这么大反应,不

    敢再继续冲她嘻嘻哈哈,连续的点着头。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390

    29;

    然而就在这时,岳小雅也来了,刚一进门,向沈婷问了声好,随后对着自己就

    是一个神补刀,「沈舒扬,你也在啊。」

    「嗯!」

    「听你班同学说你腿磕伤了,没去参加篮球比赛,咋弄的啊?」

    「你听谁瞎说的,没有,没有,我腿好好的。」

    沈舒扬连番的向她摆着手。

    「就知道你是瞎编,肯定是想着来这儿跟我们沈老师学画画,所以才假装腿受

    伤,你可真行。」

    「是的,是的,瞒不过你。」

    受过沈婷一顿批评之后,本来这个话题都要翻过去了,可是她的到来,再次扯

    起了这件事,沈舒扬怕沈婷会继续追问,心里一阵紧张。可是,岳小雅的这番话,

    已经再次引起了沈婷的主意。

    「你的腿怎么回事?」

    沈婷问。

    「我的腿,没事呀,我和同学瞎编闹着玩的,最近打篮球打烦了,不想去。」

    沈舒扬解释道。

    「把你的裤子掀开我看看。」沈婷对他的这番话表示了怀疑。

    「沈老师,真没事。」

    男孩言辞闪烁,再次加重了沈婷的疑心,随后她朝他走了过去,蹲在他的面前,

    他想躲闪,沈婷抬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许动,然后用力的掀开了他的裤腿,就

    在其中一条腿的小腿肚上,有一道长约10公分左右像是被硬物划破的伤口。

    「这就是你说的没事,是吧?」

    「擦破点皮而已,能是多大点事,过几天就好了。」

    「你看看都伤成什么样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下雨天的,又是晚上,你骑那

    么快干嘛呀?」

    「没骑多快啊……」

    「还敢说没多快,昨晚在学校门口,我喊你都喊不住,自行车骑的跟飞了一样,

    而且还是在机动车道上,这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你怎么还扯谎?」

    「我……」

    「晚上不比白天,注意路不好这还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得担心机动车,虽说

    夜晚相对于白天路上车少,但是很多司机都是吃过饭喝过酒开着车在路上跑,车速

    快的吓人,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安全常识,你心里一点都不清

    楚吗。」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腿伤成这样你也没去看看?」

    沈舒扬摇了摇头。

    「你现在去医务室让魏医生给你腿上的伤口抹点药包扎一下,这么大的孩子了,

    做什么事还让别人教着你。」

    「…嗯。」

    男孩被沈婷一顿训斥,低着头离开了画室,等他走了之后,岳小雅赶忙在旁边

    劝着沈婷,「沈老师,看他那笨样儿,就是一个马大哈,用不着和他生那么大的气。」

    「嗯?…我的样子像是生气了吗?」沈婷有些疑惑,反问着岳小雅。

    「有点吧,我还从来没有见您这样过,刚才看您发火的时候,我站在一旁吓的

    都不敢说话了。」

    「是吗……」

    如果不是岳小雅的提醒,沈婷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刚刚有多难看,为

    了这种小事去训斥他,沈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因为沈婷性格温和,她

    是一个不会轻易动怒的人,对于她的学生而言,平时犯了过错,她都会耐心微笑着

    去开导对方,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

    可是刚刚,看到沈舒扬身上的那些伤痕,还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似乎一

    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沈婷真的有些急了。

    不过这些伤口对沈舒扬本人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从小到大,他吃过的苦,

    挨过的揍,受过的罪,远胜这几十倍。

    父母离开之后,他跟着姑姑在城市上小学,他的姑父经常酒后拿他撒气,拿皮

    带抽他,拿烟头烫他,把他折磨的一身伤痕,姑父打完他还威胁他回家的时候不能

    告诉爷爷奶奶,因为那个时候沈舒扬年龄小,胆子也小,所以这些伤痛他只能自己

    忍着。

    和沈婷相处了这段期间以来,自己还是第一次被她这样训斥,批评他的原因不

    是自己不上进,而是昨晚身上受的这些伤。沈舒扬看的出来,她是在关心他,正是

    因为对自己的过分担心,才会不由自主的对他动怒发火。

    所以对于沈婷的指责,沈舒扬非但不会生气,反而心中还升起了一股感动,因

    为他知道,在这个世上,除了爷爷奶奶之外,还是有人关心他的,而这个人,恰恰

    就是自己心中喜欢的那个沈婷老师。

    被自己喜欢的人关心,沈舒扬觉得这是一种幸福……

    沈舒扬并没有打算把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告诉沈婷,主要是不想让这件事闹大,

    假如沈婷知道的话,肯定会回去和老公谈论自己,他不想让沈婷的老公对自己有太

    深的印象而留意到自己,因为他觉得这样的话恐怕会影响到他和沈婷以后的关系。

    而且就在昨晚他认出那个男人是沈婷老公的时候,当时他的心理就很紧张,甚

    至不敢正眼看他,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做出了一件伤害到对方的亏心事时的一种心

    态。

    可这不是感觉,这是事实,他的的确确是在打对方老婆的主意,他所想的,并

    不仅仅是和沈婷维持在这种普通的师生关系,而是更进一步,进一大步,进到什么

    程度,沈舒扬所奢望的是有朝一日,自己能和美女老师发展到床上关系,扒光衣服

    和她痛痛快快的操上一次,哪怕一次也好啊,虽然这个机会很渺茫,可是他不会放

    弃。

    所以当时虽然是满身泥水,沈舒扬也没有打算和他计较,站起来之后骑上车就

    立刻离开了。

    至于身上的那些伤,他当时或许是紧张,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疼痛,不过回到

    住处之后,他才觉得身上的伤口渐渐的有些疼了,而且就在他的腿上,当时不知道

    是挂到了什么硬物,裤子也被挂烂开了一条口子,腿上被划伤了一道常常的血印。

    就在出租房紧邻着的一栋楼旁边,就有一家小诊所,沈舒扬本打算过去包扎一

    下,可是那时已经很晚了,诊所早已经关了门,他只能这样忍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