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猎谍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老辣的周楚

    店铺后面里的三名地下党成员,也早已经听到外面街道里的枪声和喊叫声,曹江那破锣嗓子,他们可是再熟悉不过的。听到孙亮两人已经脱险的叫喊声,后院的三名地下党成员直接使用手炸开后墙,然后借助爆炸腾出的烟雾扬尘,一头扎进后巷逃之夭夭。被封堵在店铺里的沈新河,此刻正气的暴跳如雷,都是那个突然出现的该死枪手,否则这次抓捕行动应该会圆满结束的。

    趴伏在屋顶上的唐城,并不知道店铺里正有人在骂自己,已经更换第三个备用弹匣的他,已经降低了射击的频率,毕竟下面的街道里,已经没有了值得他开枪射击的目标。“哎,你还不走,我的子弹可是已经不多了。”已经准备撤离的唐城,见街道里的那个擦鞋人还没有撤退的意思,便忍不住出言喊喊了一嗓子提醒对方。

    居高临下的唐城,只凭借手中的毛瑟冲锋手枪,就已经死死封堵住街对面店铺的门窗,被封堵在店铺里的沈新河他们,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听到来自屋顶上的叫喊声,曹江这才意识到,自己同样也面临着子弹不足的局面,他倒是也不矫情,张嘴附和一声之后,便撒腿向消失在街角的孙亮两人追赶过去。

    曹江根本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有没有他在,对屋顶上的唐城而言,都无所谓。只是被堵在店铺里的沈新河却不这么认为,借助店铺里镜子反射看到店外的地下党又跑了一个,沈新河心头的那股火气终于无法继续忍受一下爆出来,因为他知道,如果这次任由地下党全数逃走,自己的下场绝对好不了。

    “开枪,掩护我!”臂力过人的沈新河一声怒喝,和他一起被堵在店铺里的两名队员,立刻条件反射般将手枪举过头顶,根本不看子弹打去什么位置,便只是朝着店外连续扣动扳机,啪啪啪的打的很是热闹。趴伏在对面屋顶上的唐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密集枪声骇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这只是对方虚张声势的时候,店铺里的沈新河已经举着一具尸体冲出店铺。

    “啪啪”屋顶上的唐城连开两枪,子弹却都被沈新河身前的尸体挡下来,而沈新河也不是个只挨打不还手的主,勃朗宁手枪从尸体的腋下探出,对着屋顶上的唐城就接连打了几枪。沈新河身经百战不假,可他开枪是仓促之前,而且手枪还是从身前尸体的腋下探伸出去的,光是尸体的晃动就已经影响到他射击的准头,更别提唐城还是居高临下的位置。

    沈新河射来的子弹带着嗖嗖的破空声,从唐城头顶和身侧划过,心中暗道对手枪法不错的唐城,却已经反手将一枚手抛下屋顶。下面的街道因为中统的抓捕行动,早已经不见人迹,所以屋顶上的唐城根本不用担心这枚手爆开之后会伤及无辜。从屋顶上突然掉下来一枚手,靠身前尸体掩护的沈新河眼眸一缩,便一个缩身向身后的店门翻滚过去。

    “啪啪”屋顶上的唐城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手还没落地,抓住沈新河反身回跃的机会,唐城扣动扳机朝着沈新河打出一个两连射。“噗”已经钻进店门的沈新河随着血浆的飙出,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身子,就在这个时候,唐城从屋顶上抛下来的手也正好落地爆开。

    “轰”的一声爆响,手在店门外爆开,伴随着火光和烟雾的出现,大半个身子钻进店铺里的沈新河,直接被爆炸的气浪推着飞了起来。原本只是手枪对射的交火现场,突然出现了手这种大威力武器,两侧街口看热闹的闲人们,终于不敢再围观下去,伴随着一阵叫喊,看热闹的闲人们随即一哄而散。

    手的出现,令店铺里的中统队员终于安静下来,没有零星的开枪还击,也没有含糊不清的叫骂声,店外一片狼藉的店铺里,此刻安静的吓人。屋顶上的唐城本就没有打算跟店铺里的沈新河他们纠缠到底,眼见着两侧街口的闲人们已经离开,唐城也把毛瑟冲锋手枪收回随身装备包里,连屋顶上散落的弹壳都没有理会,便从屋顶跳入后巷,一路顺着后巷朝东侧的街口快移动过去。

    店铺里的沈新河此刻正处于半昏迷状态中,被气浪推着飞起来的他,狠狠撞在店铺的侧墙之后,就只是两眼直的呆坐在侧墙下。接到消息的周楚连忙带人从安全屋赶过来,不过等他带人赶到这里的时候,唐城早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而已经清醒过来的沈新河,这会正带着两个只是受了轻伤的手下,面色沉痛的在整理手下队员的尸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原先的行动计划,沈新河是带着6名手下实施这次抓捕行动的,可周楚此刻看到的就只有沈新河三人,其他四个人正已尸体的样子整齐排列在街边。周楚被派来重庆,手下能用的好手本就不多,只是一次普通的抓捕行动,就一次性损失了他四个手下,这如何能不令周楚心痛。

    “站长…责任在我…是我…在行动之前…没有察觉…出行动中可能出现的…疏漏。”胸口和后背疼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的沈新河,当着周楚的面吐了一口血,这才断断续续把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完。周楚心头的怒气因为沈新河的突然吐血,瞬间烟消云散,如果一向被他看重的沈新河再出点事情,周楚手下可就更是无人可用了。

ldsports app下载     “站长,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怨我们队长。”两个幸存下来的队员,不忍看到沈新河受罚,其中一个便大着胆子向周楚解释起来。“原本我们已经冲进店铺,同时击伤两人并拖出店外控制起来,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只需要再多半支烟的时间,就能解决藏在后院的其他三名地下党分子。可就在这个时候,店铺对面的屋顶上突然出现一个枪手,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留在店外看守目标的三个兄弟就被全部打死。”

    “对方开枪的度很快,而且准头很好,店外的三个弟兄都是被一枪毙命。”另一名队员这个时候也适时的插言道。“我们当时被堵在店里面,根本就冲不出去,老侯就是那个时候中弹的,就倒在距离店门不过两步的位置。”此刻说话的队员用手比划起当时他们几人各自的位置,正对店门的那摊血迹自然是属于老侯的。

    “这是我们从对面屋顶上捡到的弹壳,过5o手枪弹,被那个枪手在一支烟的时间里全数射出,这种射,在咱们内部有很少有人能做到。但是能像他那样,只凭一支毛瑟手枪就封住门窗的,咱们内部能做到的寥寥无几。”说话的队员将几枚手枪弹壳递给周楚,同时扭头看了沈新河一眼。

    “那人突然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原本被拖出店外的两个目标,也被人趁机救走。我们队长眼见着情况不妙,当时就冲了出去,结果被那人从屋顶上扔下来一枚手,队长当时就被气浪给推的飞了起来。”说话队员的眼眶已经隐隐红,周楚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沈新河刚才可是吐了血的,一定是在手爆炸的时候,被震伤了内脏。

    经过这两名幸存队员的叙述,周楚总算是弄清楚这里都生过什么,得知被堵在店铺后院的那三个地下党成员也趁机逃脱,周楚不忍对沈新河三人火,只好拿自己的头出气。快把自己给挠成秃子的周楚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当时冲过来救人的地下党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周楚不信行动之前,沈新河没有考虑过这一点,而且当时这里生交火,店铺这里应该不会有人凑近了才是。

    被周楚问及的两个队员仔细想了一会,其中一人才有些犹豫的回答道,“我们当时按照行动步骤冲进店里,然后击伤两人并马上拖出店铺,这个时候,听到枪声的路人根本不可能还留在这里。我当时也只是左右扫了一眼,街道对面好像只剩下一个来不及收拾东西的擦鞋人,没错,是个擦鞋人。”

    “擦鞋人?”周楚心头狂喜,心想总算是还有线索在手。这个在枪响之后,还留在这里的擦鞋人,已经成为周楚继续追查的目标。“只要他出现在这条街,总归是会留下痕迹,封锁这条街,调集人手对这些店铺进行排查和询问,我要知道那个擦鞋人所有的情况。对方的面部特征、年龄、身高,这些我都要知道,最好能画出此人的画像!”

    周楚一声令下,他带来的行动队员便马上忙活起来,先封锁了整条街道,然后调集痕迹专家和人手,按照周楚的命令展开调查。“站长,有现,有人看到那个擦鞋人的右手手背上,有铜钱大小的一块黑色胎记,左耳后有一道火柴长短的疤痕。”随着调查的展开,大量信息被汇总起来,其中有两条引起周楚的兴趣。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