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肉文辣文 > 和同事通奸的日子

章节目录 和同事通奸的日子(19)

    ldsports app下载:knnl5791

    2019年10月16日

    (19)

    不知道是不是露出和野战的刺激正好触到了馨馨的g点,从这次她的反应来

    看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庆幸做了今天的一系列布置,歪打正着让我得

    到了极品的享受,一生都难以忘怀。

    完事之后,馨馨原本想清理掉一屁股的精华液,却被我制止了,没有啥理由,

    就是变态地想让她一直感受到这股粘稠而已。而且既然变态,我就打算变态到底

    了,不止内裤,还变本加厉地连胸罩也跟着抢了过来,让馨馨处于一个全身上下

    就只罩着一条裙子的真空状态。

    馨馨拗不过我,只能继续透露出那股妩媚的幽怨。

    后来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骑上车的时候,座位被暴晒了一整天非常的

    烫,但我穿的裤子材质比较厚没受到影响,就想捉弄一下馨馨。

    我在上车前先不动声色地提问:“今晚吃什么?对了,烧烤怎样,你吃过煎

    牡蛎吗?”

    然后若无其事地骑上座位,馨馨不查有诈,见我这么自然,便也效彷我,同

    时回答道:“煎牡蛎……?没吃过耶……啊!”

    馨馨的裙内是真空的,肉臀和小妹妹直接接触爆烫的座位,我脑内甚至都不

    由得给配上了滋一声地煎炸效果音。

    哈哈,然后馨馨整个人就跳了起来,扑到我的背上,楚楚可怜道:“呜呜

    ……亲爱的,现在我吃过煎牡蛎了……”

    我爆笑了足足几分钟才停下来,但暗地里也惊讶于馨馨竟然立即就接住了我

    玩梗的包袱,不过想想平时在公司里同事们偶尔荤素相间的聊天,馨馨倒也不像

    是没听懂的样子,我就释然了。

    有了这一段,馨馨的幽怨在妩媚中平添了小小的嗔怒,这股幽怨就这么持续

    着,直到晚上我们在餐厅吃完晚饭才停止。

    期间我们漫步离开了教学楼,又骑着小电动车跨越十几公里,从大学回到市

    区,然后才找了一间餐厅吃饭。

    想象力丰富的狼友们,我说得这么简单,可以感受到其中的爽点吗?

    如果没有,那我就详细说一下吧。

    首先老话重提,馨馨是一直上下真空的,校园漫步就不说了,比起一直以来

    所做的,段位已经显得略低。

    而骑着小电动车真空兜风呢?因为馨馨的身材娇小,合身的蓝格裙在风力的

    灌注下显得宽松而鼓胀。

    馨馨后来跟我说,骑在小电动车上环抱着我,狂风一直勐烈地从裙底灌进去,

    不仅吹得小妹妹凉飕飕,而且流通了蓝格裙内的每一个角落,将内部撑了起来,

    感觉就像没有穿衣服裸奔一样。久而久之,不止小妹妹湿了,连乳头都硬了,还

    偷偷地磨蹭我的背部,用橡皮糖一般的小乳头在上面写字来着,事后才问我有没

    有感觉。

    我哪有什么感觉啊,当时的注意力全在左手上了。开电动车只需要右手扭动

    电门就可以行驶,而我的左手,则是艺高人胆大地背过身后,开车的同时,在馨

    馨的大腿到肉团之间,上下抓摸不停。

    我不时抠抠小妹妹,沾些滑手的淫水摩挲搓揉,不时捏捏发硬的小乳头,顺

    便感受乳晕上突起一粒粒兴奋的小疙瘩。馨馨配合着我娇喘着,我也继续不停游

    移摸索,所以在这种高密度动作中,馨馨说期间有用乳头在我背上写过字,还真

    的是没什么感觉。

    要知道,我今天有车不开,特地骑着小电动车来就是为了这一刻,现在如愿

    以偿,别提有多快活了。

    最后到了餐厅,我们又是选择了卡座,馨馨坐在我对面,这次没有弟弟那个

    电灯泡的存在,情况就不同于白天了。

    白天是我撩拨馨馨,晚上是馨馨止不住地撩拨我!她不仅是在餐桌下伸长了

    白皙的玉腿,磨蹭逗弄我的小腿肚、大腿根,甚至还大胆地以足交的脚法,隔着

    裤子进攻我的根部!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正当我以为这就是馨馨的终极招数,想着如何反击的时候,餐桌下动作一变,

    让我彻底意识到太小看馨馨了。

    一双洁白发亮的玉腿,竟然主动勾起了我的脚,往她的两腿之间送!

    终于,馨馨餐桌上放下手机,两只手也潜入了餐桌下,扶住我的脚,顶到了

    裙内真空的湿滑小妹妹!

    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大脚趾被温暖的腔道包覆着!

    “嘻嘻……亲爱的,你知道吗?一感受到屁股那一片黏黏的感觉,小妹妹的

    口水就一直流个不停呢……嘻嘻……”

    馨馨的声音无比魅惑,听得我魂都酥了,几乎忘记了吃饭。

    被撩拨到这个地步,哪怕白天才刚射得眼前发黑,现在我也重新被勾出了勐

    烈的欲火。

    匆匆吃完饭离开餐厅,我就赤红着双眼指使馨馨赶快骑上车了,真的是恨不

    得立即就回到单身公寓狠狠地将馨馨整治一番!

    这时,馨馨突然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话,引起了我全身神经的骚动。

    只见她轻拥我的身躯,诱人的体香散发出无限芬芳,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道:

    “亲爱的,我们去河堤吧,野战好好玩噢……”

    顿时,我的理性轰然崩溃!

    好!小骚货要发骚!那我就再干你一炮!

    我充着血,骑着小电动车去到了河堤,单身公寓附近也就那里适合野外打炮,

    期间馨馨还将妖媚的手指从腰间伸到我的胯下,伴随着冰凉的触感温柔套弄着

    ……

    天虽然黑了,但在这种情况下,既要稳定驾驶,又要找到没有路灯且不引人

    注意的角落,真的是折磨得令人发疯。

    熘达了好远,才终于找到理想的位置,我实在是等不及,将馨馨扯下车按在

    栏杆边上,掏出根部简单粗暴地就开始后入。

    馨馨很清楚会发生什么,毕竟我猴急成这样都是她一手撩拨而成的,打炮地

    点也是她选的,所以她很顺从地配合着我,甚至小妹妹都已经提前湿润好了。

    可想而知馨馨也很期待。

    河堤凉风习习,炮声啪啪直响,我饥渴难耐,没有丝毫技巧地抽插着。

    白天刚想着那种鸡儿梆硬小虫乱钻的感觉,只有在半梦半醒的时候才能感受

    到,没想到晚上就在清醒的时候体验到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这磨人的、勾人的、诱人的小妖精……真香!

    以前看过一篇报道,一男子新婚一周就和娇妻狂干了一百多炮,不为别的,

    只因为娇妻娇媚诱人。当时还觉得太假,怎么可能真的会有精尽人亡的事情发生,

    以我自己的经验,一晚三四发就是极限了,要是过了度,再怎么弄都是软的。

    哪怕是用馨馨的活塞口活弄我,估计也只是微硬吧。

    可今天,再次见识到馨馨的魅惑,我不禁产生怀疑了。像我

    一样不相信精尽

    人亡的,有没有可能只是没遇到那个能让你在冷澹时刻,都会被撩拨到小虫乱钻

    的女人呢?

    本来以为沿着河堤熘达这么远,已经是属于人烟稀少的地段,没想到平均十

    分钟左右还是会有人或车经过,令我不得不按捺住兽性,拔出来搂着馨馨假装在

    吹风看风景。

    那些人或车也不会停留,这个时间,这个环境,成双成对的经过这里,目的

    是什么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停火,开炮,停火,开炮……

    我被这种间歇地切换状态给弄得浑身瘙痒难耐,经久不射的老毛病又犯了。

    一直重复着枯燥的后入式抽插,原本半个小时之内就能搞定的事情,硬生生被拖

    到了一个小时!

    期间馨馨有高潮过,有瘫软过,有激烈地肉体碰撞……而我则是独孤求射,

    以不停地抽插贯彻始终。

    &nbsp發頁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01\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终于,在馨馨又一次忍不住一阵娇喘颤抖之后,我的蛋蛋受到了一股熟悉的

    刺激,终于让我触摸到了射的边缘,加速冲刺将馨馨顶得花枝乱颤之后,射了。

    这次的喷射差点让我使不出憋射大法,因为在喷射前戏,我又感受到了另外

    的刺激。

    这股熟悉的刺激,就是白天刚刚体验过的潮吹暖流,液体从下身吐出之后,

    顺流而下温暖了我的蛋蛋。

    没想到馨馨在一天之内被我干得潮吹了两次!再加上被震动棒爽出来的那一

    次,馨馨一天就潮吹三次了!

    然后憋射大法再创奇功,让我在最后一刻拔出,射在了馨馨的肉臀上,原本

    那里就沾满了干掉的精液,现在又重新添上,希望馨馨喜欢这种感觉。

    我再次爽得眼前一黑,河对面的灯光几秒内生生地失了真。

    就这样,我们又完成了精彩的一炮,休息之余还真的看了一会儿风景,才动

    身回去。

    路上,我吹着冷风,脑袋也恢复冷静了,进入了贤者状态。此时馨馨仍然真

    空地坐在我小电动车的后座,整个人瘫软一般环抱着我。

    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基本百分之八十都在我的预想之中。

    馨馨一如既往地顺从听话,从里到外的穿着都按照了我的要求,震动棒和小

    电动车的铺垫也用上了,除了两次野战的地点比较随机之外,都没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两炮都打出了新高度。

    这一切的事情,都不由得让我感叹,馨馨真的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极品小骚货。

    然后在思考人生的状态,我就不由得想深了,人人都是爹生娘养的,长成现

    在这个样子,都有各自不同的经历。

    从性启蒙到真做爱,有些人打炮打了一辈子也就接受那几个姿势,可是却有

    些人可能在破处当晚就试遍大江户四十八手了。虽然说得夸张了一点,不过大千

    世界无奇不有,这也算是代表了两种极端。

    那馨馨,又有什么样的经历呢?

    之前说过,馨馨的情感经历就是三个男人——渣男、麻辣烫、老腊肉,而我

    是第四个。但是我的亲身感觉却觉得,馨馨的情感经历与一身的本事不太符合。

    如果馨馨在我之前也就经历过三个男人,那现在的一身功力却是显得过于深

    厚了。

    这身本事,究竟是渣男积年累月调教的结果呢?还是麻辣烫的时候,厚积薄

    发的觉醒呢?甚至是老腊肉的时候,像我现在这样,自由探索的成果呢?

    咱不知道啊!咱也不敢问!

    所以我对于这个过程有着纠结的求知欲,就如同年少时初次看堕落类h漫,内

    心充满了变态瘙痒的快感。

    不是说过我对馨馨自述的经历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吗?我其实就是脑补了馨馨

    在和渣男同居的后期,是不是下海去口爆场甚至是全套场赚钱补贴家用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邪恶地认为着,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这一身的好本领和

    见识!

    “小可爱,能和我说一下吗?你为什么能够这么玩得开……”

    鬼使神差地,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我竟然已经将问题脱口而出了!原本后

    面还想问“是不是以前有经验”来着,但是迟来的理性让我做了紧急刹车!

    果然,气氛变得沉重了起来,即使馨馨的肢体没有任何动作,依旧安静地靠

    在我背后环抱着,但我却能感觉到她此时的情绪是冰冷的。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馨馨的声音平澹如水,但以我的社交意识来判断,

    却是蕴含着丝丝薄怒。

    认为就认为呗!嘴贱个什么劲儿!我内心扇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子!

    虽然从苟合以来,我和馨馨都没有吵过架,但这并不代表以后也不会,今天

    不就是冲我发过脾气了么?所以这一次,我觉得必须要小心对待。

    我有预感,要是应对得一个不小心,馨馨这个极品打炮娃娃就会在期限之前

    离我而去了。

    为了缓解馨馨的情绪,我装作刚刚的提问是无心的,开始自顾自地讲起自己

    的故事,缓缓道:“就是好奇啊,比如说我吧,喜欢玩这么多花样,对这些感兴

    趣又放得开,是因为成长的原因。我在性这方面的成长说实话其实挺不正常的,

    在别人还啥都不懂的时候,我就已经博览群书了,所以知识面就比较广一些……

    哈哈,而且学了那么多,却也长年苦于没有能一起实践的对象,就一直觉得很憋

    屈,甚至认为有生之年都找不到跟我一样玩得开的人了,直到前不久和你……”

    听到这里,馨馨的声音松动了,又变回了娇滴滴的嗲音:“和我怎么了嘛~”

    机智如我,怎能不知已经安全过关,自然道:“和我的小可爱啪啪啪了啊。”

    随即小电动车上,我们响起了欢快的笑声……真是捏了一把汗!

    馨馨恢复正常后,对我的提问是这么回答的,她对于这种事情……也就是打

    炮,内心是充满兴趣的,所以当初才会配合渣男琢磨这些东西。之后的麻辣烫和

    老腊肉则是正常范围,男方不要求

    她也不会主动暴露,毕竟像我知识面这么广的

    人是少数,所以馨馨跟了我,就没有隐藏自己的打算了,逐渐放开了和我玩。

    这才造就了这篇文截止目前十万字所表现出来的馨馨。

    我听着这些回答,内心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平澹如水,逻辑自洽。

    这些答桉我早就基于上次的谈话基本推断出来了,所以这次的回答并没有增

    添引起我兴趣的新颖事实,这就是平澹如水。而和麻辣烫的做爱是属于正常范围

    这一段,馨馨等于是变相承认,当初倾家荡产飞往外地,的确是被麻辣烫了,确

    定了猜想,却没有对全局的推断有改变,所以是逻辑自洽。

    简单来说,就是馨馨的回答一点营养都没有。

    不过本来这种问题,一般也就是糙老爷们儿喝了酒爱吹嘘几句,要一个女生

    跟你坦白?

    老铁,你智商下线了吧?

    只能说这件事情,我虽然冒了极大风险,却没有一点收获,白白惊出一身冷

    汗,得不偿失。既没有问出馨馨打炮方面的启蒙进程,连是否下海这个推断也没

    有得到线索。

    看来不想失去这个极品打炮娃娃,这些问题只能烂在肚子里。

    将馨馨送到单身公寓,我本来还想直接开进去,但在小区门口的时候就被馨

    馨叫停了。

    “怎么了?”我停车问道。

    馨馨狡黠得像一只小狐狸,斜眼看到门卫大爷没注意这边,就飞快地在我脸

    上香了一口,酥酥地细声道:“亲爱的,不是说这几天先别来住嘛,我们规则要

    划分得清楚明白一些,所以今天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回去了~”

    竟然忘了有这茬,如果馨馨不说,我刚才都差点习惯地停车上楼了。

    既然之前做过承诺,那这几天就好好遵守吧!不过口头上,我还是要挑逗一

    下馨馨道:“怎么,小可爱今天已经被喂饱了?难道今晚不想了?”

    “讨厌~不理你了,明天见~”

    馨馨可爱地跺了跺脚,挠了我一爪子就熘走了,只留下一个俏丽的背影。

    我痴痴地看着,发自内心的觉得,哪怕是不道德,但是人生中能有这么一段

    经历,真的是好幸运。

    直到馨馨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叫醒我的,是门卫大爷的调笑声:“怎么了

    小伙子,吵架了?小姑娘今晚不让你上楼啊?”

    “瞧您说的。”我不好意思讪笑道,天天进进出出有两个多月了,这门卫大

    爷早就跟我熟稔得紧,没想到本狼也有像学生哥那样被调笑的一天。

    随便找个理由对付了几句,我便转身回家了,算算这段时间真的是很少回家,

    所以这几天回家住,才勉强收拾出了一个乾净的样子,不然就像仓库似的,处处

    积灰。

    臭男人的天性就是不爱打扫,哪怕是我这种会间歇性犯洁癖的,懒癌一发作,

    间歇也会被无期限延长。

    不过第二天,我就开始庆幸还好及时犯洁癖症了。

    因为,我老婆从老家上来了。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TOP